穆柳

这里咸鱼一只,请多指教,还有请顺便帮我翻个身,我粘锅了

论一次传送错误

无cp   占tag致歉    人物ooc    文笔渣


突然想起的一个梗,emmmm就是如果咕哒君带着黑贞还有呆毛梅林来到了aph世界【没看过的可以去看看这是一部治愈系历史向的泡面番】别问我为什么这个配置我只是想凑英法而已

时间线定在还未检测到第七特异点

在修复了六个特异点之后,第七特异点还没有检测到,咕哒君带着众英灵日常刷种火,刷材料,但是在传送的时候出现差错,降落地点并不是以往经历过的特异点而是一个充满现代风的房间里,立香下意识锁了门,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立香,你们没事吧,这边检测到你们所处的时空是异于我们所处空间的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魔术师等存在,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时间,不对这边检测到,那边的国家是真实存在的”医生的投影出现在众人面前“真实存在的,什么意思”黑贞德甩了甩手中的旗子问到“真实存在是指,国家都是俱有实体的,他们与普通人类无异,但是他们。。。”
“也就是说他们是活着的吧,和人类一样,医生”立香插话道“嗯,可以这么说,而且你们附近,就有两个国家的存在,emmmm但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乱动比较好,因为他们就在门口。”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一道骚气的声音“屋内不请自来的客人,方便出来下吗,毕竟哥哥我可是突然感觉到你们的存在呢”“混蛋胡子你正经点,这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来自异世的客人,我知道你们没有恶意,但还是要请你们出来下”“混蛋眉毛,你也不比我好到哪去啊,你这是邀请吗,你这恶劣的语气盖都盖不住。”“哈,你说什么,混蛋胡子,你还想和我打一场吗,我毕竟每次和我打你赢了几次,百年战争的时候候你可是哭着求我放过你呢”。。。“医生门外这两位是。。。”“啊,是法国和英国”医生在投影里露出纠结的表情,毕竟没想到两个国家居然这么的。。。欢脱
等等,法国和英国不就是黑贞德小姐和亚瑟王以及梅林的国家吗。。。梅林和亚瑟王还好,但是黑贞德小姐可是要一直毁灭法国的啊,这样让他们见面,真的不会打起来吗立香觉得,自己离秃顶不远了。

“哦,法国,也就是说,master,我可以砍了他吗”黑贞德小姐意图往门口放宝具
“不可以!!!!!”立香觉得自己令咒有点不够用,心还很累。
阿尔托莉雅有点发愣,也有点难以接受,毕竟曾经是自己让大不列颠分裂,不知道英国会不会怪她,而梅林。。。这个男人不知道在想什么,立香怀疑他想偷溜。
最终还是立香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两个男人,一个有着很粗的眉毛,还有个,浑身上下发出骚气的感觉,“啊,那个你们好,我是藤丸立香,来自另一个时空的迦勒底”“啊这个我早就知道了,我是英格兰,那个是法国你可以叫我亚瑟,叫他弗朗西斯,不过没想到,两个世界的历史文化居然这么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这边没有魔术。”“不,你不就是会魔术吗,你的那些小把戏我可是很清楚啊,粗眉毛”“闭嘴,混蛋胡子”法国靠着门框略微嘲讽地对英国说,英国也很顺地。。。回嘴“该说不愧是打过百年战争的吗”

“嘛,这边检测到不用多久,大概一个小时你们就可以回去了,只要在这一个小时里不闹出太大动静就行,啊还有里面的是?”法国直起身,对着立香说道,然后往门里面看了一眼,只看到了一片黑色的布类似于旗帜的东西
“啊,里面的是。。。”该说是谁啊!!!难道真要我直接说里面是梅林亚瑟王还有贞德吗,而且先不说阿尔托莉雅她们的翻反应,光是面前这两位都可以宰了我吧,该说还好我没带莫德雷德出来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介绍啊“啊,我大概知道是谁了,不过我倒是没什么,混蛋胡子你可要注意了”英国撇了一眼大开的门,虽然在这个角度看不到人,但也大致感受到了,毕竟英国会点不为人知的小魔术啊“哈,我要注意什么?”听到英国这么说的法国一脸懵地看着英国“啊,就是这样,所以,我们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两位还要见一下她们吗”立香尴尬地挠了挠头,毕竟里面三位的身份有点特殊,也不知道是今天没看黄历的原因还是什么,居然这么不巧的碰上这种事
“见面啊,我倒是可以,但是我旁边这位,会被里面的那位姑娘打死吧”英国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瞥向旁边的男人“???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谁要砍我???粗眉毛你说清楚点啊”英国看他像个傻子一样并往旁边挪了一大步,下一秒一个银发女子穿着黑色的盔甲,手持旗帜往法国砍去,很意外的被躲了过去“切”这是英国感到可惜的声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黑贞德小姐不可以这样啊”这是立香惊慌失措的声音“啧,我就不信了,嘿呀,老娘好气啊,不对是咆哮吧,我的愤怒【La Grondement Du Haine】”这是黑贞德小姐法国先生已经发不出声音了。。。“没想到你们那边的贞德居然这么凶残,我们这边的贞德倒是已经转世了呢,前几天还碰见她了,胡子在和她见过之后回来哭的像一条狗一样”英国在自己和立香身边建了一个法阵以防两人被黑贞德的宝具波及到“啊哈哈哈哈。。。”这是已经心死的立香“屋里另外两个是亚瑟和梅林吧,不过没想到你们那边的亚瑟居然是女孩子真是意外呢”英国饶有兴趣地往屋内瞅“其实我们这边还有男性亚瑟王”立香无力地接到,毕竟来到别人时空,还在揍别的时空的基石,真的不会被扔出去吗“啊,不用担心,他死不了,不过你们那边真的神奇呢”“不你们这边比我们更神奇好吗”
比起那边的其乐融融,这边就不怎么好了,由于场面太血腥太暴力,我们来打个码
在打也打爽了,懵也懵够了六个人坐在屋子里,黑贞德时不时往法国那边看,仿佛还要再补一刀,阿尔托莉雅一直在往英国那里看,欲言又止,梅林。。。梅林一脸我回去就溜,溜到master看不到的地方,我好累,好想偷懒的表情
距离他们回到自己的时空还有15分钟。
看他们样子也知道他们想谈谈,先是英国这边
“大不列颠。。。”阿尔托莉雅看着他,却也只能喊出他的名字“叫我亚瑟就好,大不列颠什么的,很久没听到有人这么叫我了”英国,也就是亚瑟对着阿尔托莉雅笑了笑说道“亚瑟。。。你怪过我吗”阿尔托莉雅抿了下嘴唇,最终还是纠结地说了出来“没有哦,身为一个国家,在你来到我这里之前,我也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役,经历过多次的分裂合并,也不能说是习惯了,大概是想开了吧,人们只有在一次又一次分裂合并中才能进步,大不列颠的解体只是因为你恰好生在这个时间罢了,即使在你的统治下不会分裂,也会在你之后分裂的,所以别想那么多了”亚瑟微笑着看着她,缓缓的说道“毕竟你生在风雨飘摇的时代,能把国家管理的这么棒已经足够了。”“这样吗,这样啊”阿尔托莉雅听后慢慢的用手捂住脸哭出声来,亚瑟也没有去安慰,他知道,她一直不好受,一个女子撑起来这个国家很不容易了,哭出来就好了,至于另一个“真的是和这个世界的梅林一样呢”
再看另一边,法国和黑贞德面对面坐着,沉默着,最终打破僵局的是法国“贞德,你。。。还在恨着法国吗”“恨啊,我当然恨啊,我为了法国,以一个女子的身份从军,带领着你们走向胜利,你们怎么对我的,把我绑在十字架上,让我在我的故乡,活活被烧死,怎么可能不恨”黑贞德听后嘲讽地说着“你知道吗,法国,在我们那个时间,贞德是有两个灵基状态的,我深深地恨着这个国家,而另一个,她呢,她死后还在保护着这个国家,她从来不恨,她只是觉得这是她的磨难,既然她不恨,那就由我来替她恨,替他复仇”法国听后脸上挂着苦涩的笑容“是啊,我还在妄想着什么,毕竟当初没能救下你们的是我,在我的世界里,即使我是国家,我也没法讲你赎回,我像个懦夫,活在你的羽翼下,我还有什么奢望呢”法国垂下头,扯着苍白无力的笑容“即使你放弃了我,但我还是选择原谅你,不是我,是另一个我要告诉你的,她还要我告诉你,辛苦了,啧,蠢女人”黑贞德突然闭上了眼睛,然后过了一会睁开了眼睛不屑地对着法国说“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法国捂着脸,不只是哭还是笑着说着,最后的一分钟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发出声音,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法国还没有缓过来,英国,看向立香那边,目送着他们离开。
回到迦勒底,梅林果然跑了个没影,阿尔托莉雅魂不守舍的回到自己放假,黑贞德小姐不爽的挥了挥旗子也回去了房间

就这样结束了,因为我实在想不出结局所以烂尾了,望见谅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