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柳

这里咸鱼一只,请多指教,还有请顺便帮我翻个身,我粘锅了

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ooc预警!!!!!

你喜欢草莓蛋糕吗

喜欢

你喜欢迦勒底吗

喜欢,这里就像是我的家一样

你是否后悔过

有过,在那王座中

指环还留着吗

留着,被我很小心的收藏了起来

晚上还是睡不好吗

还是能梦到那一天

有没有觉得少了什么

有的时候会觉得,我的面前应该还有一个带着眼镜,头发遮住半边脸的小姑娘,和一个青年,但并没有

还有什么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在这里应该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动物,被叫做芙芙,因为他发出的声音和着很像,而且他和梅林很像

在王座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我已经不怎么记得了,我只记得最后我抱着的那面盾,在我眼前慢慢消散了

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吗

藤丸立香/罗马尼.阿其曼,这两个名字都可以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达芬奇.莱昂纳多

去休息吧,这次诊察结束了

好的谢谢您

在男子走后,达芬奇放下手中的笔,将档案放在桌子上,而档案上的名字是藤丸立香

————————————————————————

大概就是在王座中虽然打败了盖提亚,但是医生芙芙玛修都没能回来,藤丸立香因此精神方面出了问题


你哔哩哔哩九周年和我咕哒子有什么关系

ooc    哔哩哔哩九周年事件


一年了,今天是哔哩哔哩生日,咕哒子虽然是养女,但是也为了这个家矜矜业业,赚钱养家,今天是哔哩哔哩的九周年,所以咕哒子早早的打扮好自己,拿上自己一年的工资,不远万里从迦勒底赶到家中。

虽然走的很早但是到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去年八周年的时候,医生和玛修夺得人气大赏的男女双冠,当时哔哩哔哩给了很多,不知道今年会有什么呢。

当咕哒子来到门前的时候,里面有些稀碎的笑声传了出来,咕哒子想着他们应该开始了我也快点吧,她上前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哔哩哔哩,咕哒子见到哔哩哔哩很是开心,她抱着钱袋说“哔哩哔哩,九周年快乐”“你来干什么”没想到哔哩哔哩却直接的问,仿佛咕哒子不是他们家的一员一样“我哔哩哔哩过九周年与你有什么关系,”说完小电视拿走了咕哒子的工资,进屋去了,明明是六月的天气,但是咕哒子却感觉仿佛深在冰窖,咕哒子难过地坐在窗户下,蜷着身子抱着自己,眼中的泪水不住地打转,然后慢慢掉下来,听着里面的笑声,咕哒子难过地低下了头,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来的。


然而在咕哒子不知道的地方,却即将爆炸

天上的伊什塔尔,吉尔伽美什,恩奇都难得没有吵起了,对着那个小屋子即将放宝具,要不是贤王殿下还有点理智,大概宝具就已经出去了吧。

隔壁高楼上,卫宫先生的宝具开到一半被迦尔纳拦了下来,莫里亚蒂盯着那边不怀好意地想着怎么才能完美的炸掉那里,果然还是开宝具吧,罗伯即将冲出去,大帝使劲拽着才没有出去,旁边的孔明老师在劝着卫宫们,几人后面是被绑住的伊丽莎白们和清姬们。

在另一边,阿尔托莉雅们在另一个楼上蠢蠢欲动,圆桌骑士们难得没有发表奇怪的发言[特指特里斯坦],旁边的奥兹曼迪亚斯坟头在天上即将掉下来,就在一群英灵想要开宝具的时候,哈桑先生伴随着哄得一声,从屋里出来,顺便撞坏了墙“契约者啊,你在这里做什么,bb事件还没有结束”咕哒子一脸懵的看着哈桑“爷爷。。。”然后伴随着风声,斯巴达克斯冲进去自爆了

在暗处躲着的众英灵后悔宝具没发出去了

我也想帮master出气

好气啊为什么这么快就没了,我还没下手

master是你能欺负的吗

————————————————————

好了,以上纯属个人泄愤,嗯,看不下去了,憋不住了,人物ooc,还有一些没写上,太多了,顺便

你哔哩哔哩九周年,和我fgo有什么关系。

ummmm,真的很令人感到开心的,其实面对评论我都想回的,但是十分激动不知道该怎么回

焚烛:

不知道怎么回评论
但一定会认认真真地看
平时闲来无事就会翻评论
之后笑成傻子
这种感觉真的!
MAX!!

鼠子:

评论就是爱我

叶琅琅琅琅-脑洞手:

没错是我,不一定回,但一定会看……

非洲烧酒沐龄毓:

请...请这样对待我...谢谢...

栀蔴:

是这样的

瞳三三_一个深爱着刘小别的过气文手:

完全没毛病!!!一看到评论炸裂到飞起!!!!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我变得和你一模一样了吗

ooc预警    预警      预警!!!!

咕哒子x罗曼

终章结束

1.习惯性地切下一块草莓蛋糕,端着一杯咖啡来到熟悉的医务室才想起来,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2.每天早上都会对着空掉的座位说一声早安,我觉得我快要疯掉了

3.又一次在梦中惊醒,在梦里我梦到他不在了,醒来,他确实不在了

4.“早,前辈”“早,玛修”“前辈。。。不去工作吗”“等我刷完梅莉新更新的博客我就去,梅莉真的是太可爱了”

5.“啊,前辈,你换发型了”“嗯,我觉得高马尾很好呢,就可惜我的头发太短,颜色也有点深”

6.“立香酱,不要再吃蛋糕了,你已经吃了好多草莓蛋糕了”“最后一块,达芬奇亲,真的最后一块”“。。。好吧”

7.“master,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是这样的南丁格尔小姐,我想学一下关于医疗方面的东西”“。。。我先给你找几本入门的书看一下”
“好的,万分感谢”“不用对我说谢谢的”

8.“master,请您不要边走边刷魔法☆梅莉的博客,要不是我及时停下,拉姆莱就要撞到你了”“啊~对不起啊阿尔托莉雅,因为魔法☆梅莉真的是太可爱了,不会有下次了,对不起”

9.“梅莉酱你知道吗,我想要一双绿色的眼睛,因为那看着像一汪潭水,十分好看呢”

10.罗马尼.阿其曼,我有变得和你一模一样吗


强行凑够十个

平行世界的咕哒君【上】

脑洞一点都没有,我也不知道我在码什么,凑合看吧。

ooc预警!!!!

cp,大概是拉二闪,梅闪,alter组,伯爵和时贞【我不知道这组叫什么】旧剑咕哒君  私设医生没死

有平行世界梗

双咕哒有,但是不是cp。

从王座回来,藤丸就一直不对劲,她变得沉默了起来,经常发呆,而且有的时候还会自言自语,众英灵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罗曼医生也曾去问过她,但是藤丸并没有说什么

梅林这次一反常态的没有去偷懒而是跟在藤丸身边,像个痴汉。。。

“藤丸酱是在王座看到了什么吗”在某天迦勒底无人的走廊上,跟着藤丸的梅林突然开口。

“啊,是梅林啊,并没有什么,只是你知道平行世界吗”藤丸仿佛才看到梅林一样,被吓了一下,但还是很快得调整好,并向梅林问了这个问题

“果然,藤丸酱是在王座看到了什么,让梅林我来猜猜,既然你都说出了平行世界,应该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对面”梅林晃了晃手中的权杖,透过玻璃望向被白雪覆盖的世界

藤丸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我看到了一个男孩子,他有这蓝色的眼睛,脸十分的像伊什塔尔和艾蕾,或者说是她们所凭依的那个人类的脸,我看到他,在第六特异点,面对着狮子王”藤丸握了握自己的拳头,有些迷茫。

“是觉得他可能走上和自己一样的道路吗”梅林低下头,看着这个娇小的姑娘,在阿瓦隆的时候他一直在看,看着这个姑娘在这一年里一步一步成长起来“那么这段日子你是一只能看到他吗”

“嗯,我自从从王座回来就一直可以看到他那边,虽然他那边和我这边很像但还是有不同的地方”藤丸缓缓抬起头,望着梅林“他那边的狮子王身边有个女性,她叫做摩根勒菲,亚瑟王的姐姐,莫德雷德的母亲”

梅林神情有些呆滞,缓缓看向藤丸,藤丸也抬起头和他对视“也就是说,那边世界的罗曼,已经被扒了马甲了”

“为什么你会这样想,第一时间想的不应该是为什么摩根会在第六特异点吗”藤丸听到梅林的回答吐槽到“不过那边医生的身份,真的可能被摩根捅出来了”

“突然心疼呢”

“是的呢”

“话说藤丸酱有没有想过,你在这边能看到那边,那么那边能不能看到你”

“能看到啊,甚至我还和他对话过”

“!!!藤丸酱不要说出这么可怕的事还一脸平静好吗,两个平行世界已经开始接触了,到时候两个世界是会融合的,我不想面对摩根啊”听到藤丸的回答,梅林抱头蹲到了地上

“麻烦梅林你找准重点好吗”藤丸表示自己已经不想再吐槽了,,可是梅林的槽点太多了

“也就是说现在两个世界是相互联通的,那这样那个世界的藤丸立香会突然掉到我们这边,比如突然掉到我们面前什么的”梅林沉思道

“有这个可能呢”藤丸接口道,两人一起扶着下巴像是在讨论什么严肃的事

“啊啊啊啊啊————————”尖叫声从上面传了过来

藤丸和梅林抬头看去,发现迦勒底天花板上莫名出现了一个人,正在往下掉

“是他吗”

“是他”

“所以已经融合到这个程度了吗”

“先去找达芬奇亲吧”

“嗯”

今晚受到的惊吓有点大啊,梅林表示自己承受不住了

立香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迦勒底的医疗室里“这里是医疗室,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走廊吗,而且也没看到罗曼医生,我记得刚才我还在和医生讨论玛修的身体问题”

“你醒了,我叫藤丸立香,就是平行世界的你”
藤丸抱着一堆文件走了进来“直接和你说比较好,怎么样能理解吗”

“诶,诶诶诶诶诶!!!!!!!”2017年x年x月立香君的大脑陷入了当机状态

经过一番解释后立香君缓了过来,梅林也在藤丸的通知下来到了医疗室,达芬奇也过来好奇地围观

“话说你们又看到亚瑟先生吗”立香君像是突然想到一样问向藤丸酱

“亚瑟。。。先生,你是说的亚瑟王吗,可我们这边的亚瑟王是女的啊?”

“诶,我们那边是。。。男的啊,就连第六特异点的狮子王也是男的,第四章出现的被圣杯污染手中拿着圣枪的,也是男的啊”立香君表示今天受到的惊吓有点大,毕竟突然知道亚瑟还有女性化的

“我听说梅林就来这里看看,看完看到了什么,又一个藤丸立香”门口传来吉尔伽美什的声音,藤丸酱回头一看,啊没事是我们的老父亲【bushi】c贤王。

“吉尔伽美什王,您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藤丸很是意外,毕竟,这位王可是一直在工作的啊

“啊是这样的,那边来了个男性亚瑟王,现在莫德雷德快要压不住了”吉尔伽美什指了指自己来的地方“顺便我找梅林有事先走了”说完吉尔伽美什拉着梅林的手往他来的方向相反的地方走去

“啊,是亚瑟先生,那个藤丸酱,我可以过去吗”立香君听到旧剑也在这里,连忙起身,要下床

“可以,我带你过期吧,我大概知道他们在哪”藤丸收起自己手中的狗粮

至于达芬奇。。。她在旁边研究平行空间论无法自拔,不用管她了

藤丸带着立香一路往贤王指的方向走过去,一路上没有看见一个英灵,想想也知道,大概都闲的去看热闹了,最终特异点修复完毕,一个个都不知道闲成什么样了

走着走着就听见前面吵吵嚷嚷,时不时听见阿尔托莉雅们的讨论声还有x呆大喊saber的声音,还有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俩人一起讨论这有趣的一幕,还有几个喜欢喝酒的老酒鬼们从那压莫德雷德什么时候撑不住,总之十分混乱呢

“哈,有了女性的父王还不够,还要来个男性的父王吗,真是,迦勒底的资金可撑不起王胃了啊”

“不,我应该不是你们迦勒底的,我是来自平行世界的,而且我没想到这边的莫德雷德居然是个女孩子,还有黑贞德先生在这边居然是个女孩子”

“哈,怎么,在你那边我是个男的吗,也就是说Lily的我还有那个村姑在你们那边是男的咯”

“呵,不论在哪,你肯定都是像个疯子一样”

“哈,你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听不见吗,黑色的亚瑟王”

“在我们那边,黑色的我也和黑贞德先生关系很好呢”

“喂喂,还打不打了,那边的父王这么磨叽的吗”

“真的是混乱呢”藤丸酱揉了揉太阳穴,苦恼地说道

“啊,对不起藤丸酱,这个,给你带来了麻烦,真的很对不起”立香君听到后连忙道歉,毕竟是自己把亚瑟先生带来的啊

“你们,能安静点吗,这是来自其他空间的客人,莫德雷德你在干什么,黑枪呆小姐居然也不管管你”藤丸酱拨开在外围看戏的爱德蒙和天草,甩开了要缠到自己身上的清姬,在源赖光抬起的收手下钻了过去,抱住了跳到自己怀中,口中喊着妈妈妈妈的小杰克,终于挤到了最里面,顺便一提,立香君也挤了进来,十分的艰难呢

————————————————————

本来是想一章完结的但是感觉好像有点超了,其实一开始是想按照原剧情来的,但是刀子太多,不想自己再插一刀了,所以就改了,嘛,总的来说感觉有很多地方写的不好,但还望海涵。

我想要小红心心_(:3」∠❀)_

失败作少女

ooc  ooc   ooc 

莫德雷德个人向

大概,可能有cp

有大量私设

也可能有些与历史记录不符

在民众眼里小莫是男的因为盔梅林的魔法

听着失败作少女写出来的,大概是突然想到和小莫很像,个人意见,不喜轻喷










啊,看吧,又犯错了

王交给我的任务我又没有完美的完成,最后还是一个不剩的全傻掉了,没有给王留下一两个人问出情报,最后还是王亲自调查,发现敌军所在

这是第几遍,第几次了

是啊,这是第几次了,一开始努力完成王交给我的任务,但这也还是换不到王的攒赏,所以我就无所谓了,怎么样都好了

呐,看吧,即使去堵着,伤口亦依然裂开

再一次任务中不小心受了伤,即使被医生包扎上,伤口也一直在流血啊,所以包上有什么用,我隔着布,狠狠地抓着伤口,血流的更多了,医生来看了一眼伤口,什么也没说,只是又帮我从新包扎而已。

啊,看吧,又在推搪了,视若无睹,真是高明呢

那群只知道吃的贵族又在推卸责任了,王日理万机怎么可能会理你们这些蠢猪,反正你们最终不论怎么推卸,该受罚的还是要受罚,真当王不知道你们做了什么吗,还有另外那些围观的蠢猪,也就比那些聪明点,冷眼旁观,以防火烧到自己身上,真是高明的抉择呢,呵。

够了,看吧,即使被人怎样说,谁亦不会对我给予期望

“啊,是莫德雷德大人”“真的是他但是为什么他比其他骑士矮小这么多”“是啊,我家姑娘可能都比他高”“他这样真的拿的起剑吗”“他这么弱我估计让他一只手他都打不过我”“他这样是怎么进的圆桌骑士”“谁知道呢,他这样都能进,我也能进咯”“可别说你了,就在街上乞讨的老汉斯都能进”“哈哈哈哈你们可要小点声,别被人家听见了”

我已经听见了,呵,真是一群只知道嘴上说说的麻雀而已,有胆量上来和我挑战啊,在下面刷什么嘴皮子,虽然我想这么喊出来,但是王在前面,不能耽误王的要事,真是便宜他们了。

揭露出来好痛好痛,一直逞强好痛好痛,透不过气好痛好痛啊。

“莫德雷德卿,你太弱了,这种简单的任务都无法完成”啊,果然被王斥责了,我果然,是失败的吧。

“莫德雷德,你没事吧”这是加拉哈德,兰斯洛特那个花心男人的儿子“啊,没事,我本来就是最弱的不是吗”我撑起笑容,看着眼前这个比我高了一头的男子,透过盔甲我看到他在关心我,但没事,我自己撑过去就好了

啊,第一次带上这个头盔是什么时候来着,时间大概已经忘了,只知道当时头盔的密封性能之好以及我第一次开始的长途跋涉让我喘不过气,感觉仿佛要窒息了一样,但王在前面,我不能倒下。

后来我在听到有孩子在玩别憋气的游戏的时候我想告诉他们,窒息的感觉十分不好。

我就是所谓的失败作吧,我是不被人需要的孩子吧

明明那么努力,母后却一直觉得我不够,明明那么想要得到他的承认,他却连正眼看我一眼都没有,果然我是失败品吧,而且他的身边围着一群比我更能干的圆桌骑士,我果然是不被人需要的吧。

装作被人爱着,只要露出更多更多的笑容 就可以了吗

不论别人怎么说我都是狂放着笑着对着他们,就算他们问我在圆桌骑士中处境如何,我也只是不在意的和她们随便聊着,但其实,圆桌骑士里几乎没有几个人愿意与我交好,因为他们觉得和我这种弱小的骑士在一起会让他们有失颜面。

啊- 看吧 又再擦损了,这是第几遍? 第几次了?

盔甲又破损了,其他骑士们的盔甲都有人专门去修,而我不能,因为没人愿意,我只能抡着锤子,自己修补。

呐 看吧 即使隐起来,心理阴影还是渐渐浮现脑海

啊啊,心中的感觉快要压抑不住了,我想让那个王承认我,杀了他,夺得王位大概就可以了吧
虽然这个念头被我压住但还是时不时冒出来呢

啊- 看吧 又再把真心话藏在心里,一脸假正经 还真高明呢

在伦敦的时候,我曾对藤丸说过,我这是为了更好的掌控英国,其实我知道,这只是为了他而守护他的国家而已

够了 看吧 即使被人怎样说,亦只是被人嘲笑 满身瘀青
在模拟室出来,又是一身淤青,高文看了总会嘲笑我,说我连个模拟对战都会一身伤。

因憋屈感而摇摇摆摆的,因自卑感而头晕眩目,透不过气般的空虚吗

啊啊,虽然他的话让我很生气,但是疲惫使我支撑不住身体,又因他说的王不会承认我的话而感到自卑,那如同窒息般的空虚,使我想起在我生前的时候

我就是所谓的失败作吧,我是不被人需要的孩子吧...
果然,这样的我只是个失败作啊,这么弱小的我不应被王关注

不论做什么 即使再怎努力 亦只是徒劳而已,想要得到诞生世上的意义

不论我做什么,怎么做,王都不会承认我,在别人眼中也是无意义的,但我只想明白我诞生的意义,想被王承认

只要更加更加自然地 笑出来就可以了吗

是不是只要笑就好了,可是我为什么笑不出来

神啊 如果能让我重生的话,我想要成为被人所爱的孩子

神明啊我希望如果能再来一次,王能够承认我是他的孩子

不再哭泣的心跳化作摇篮曲,明天一定一定 能由心欢笑的吧,伴随无数过错【晚安】

这样我就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样,由心得欢笑,睡梦间,我仿佛听到王在给我说晚安。


【晚安,莫德雷德卿】

【晚安,莫德雷德】

【晚安,逆子】

【晚安,莫德雷德】

【晚安,我的孩子】

在莫德雷德不知道的时候高文曾因为嘲讽莫德雷德被王教训。

在莫德雷德没次打种火回来的时候,亚瑟王们都会远远地看着她,没受伤就走,受伤了就晚上趁她睡觉的时候,给她一个晚安吻,伴随着一句晚安。



END

好的,这样就算写完了,写到后面我就有点不知道写什么了,还请轻喷,谢谢

最近挺火的一个梗

绿茶【咕哒子家的】:我家master敢手撕盖提亚

绿茶【咕哒君家的】我家master也敢

绿茶【咕哒子家的】我家master敢调戏罗曼医生

绿茶【咕哒君家的】我家master

咕哒君:我不敢!!!

夭寿了,迦勒底御主去酒馆打牌了!!

没出闪闪的怨念

我要死在召唤室

我要退游!!!



氪金没出肝石头没出我这周已经对闪闪不抱希望了

藤丸立香疯了,因为这次没抽到英雄王,然后他也没有票子了,他在借酒消愁,然后来到了小酒馆,发现了新世界,沉迷炉石,沉迷对战

迦勒底的英灵拉都拉不回来,在好不容易骗回来后,酒馆那边来找人了。。。然后就打了起来,你问藤丸立香?他被贤王摁在小黑屋里说教的

ooc   ooc   ooc

一个脑洞

请告诉我,我是醒着还是在梦中

其实不用回答我也可以

毕竟没有他的地方一定是现实吧

毕竟因为我的弱小,他才会消失

可即使是我很弱,可是我还是想他回来啊

我想让他亲自指导我

我想让他再对我一次说教

我想看他在吃一次蛋糕

我想听他再叫一次我的名字

“是你的错哦,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的弱小,无能,他才会消失”不知是谁的声音,在这个空旷的房间回响着,我捂住耳朵,可还是能听见,仿佛在我脑海中说着一样。

“你看如果不是因为你太弱,他也不会回不来,如果不是因为你太弱,他也不会再也吃不到草莓蛋糕,一切都是你的错啊”

“一切,都是我的错吗”

“是你的错啊,背负着罪恶的人啊,你,为什么还活在世上。”

“我为什么还活在世上,我。。。”

“只要你消失了,他就能回来,所以消失吧”

“只要我消失,他就可以”

“立香,立香,你醒醒,醒醒”在迷迷糊糊间我听到一个温润的声音,我满满睁开眼发现面前是罗曼医生

“罗曼医生,我这是,在哪”我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感觉昏昏沉沉的

“你又在走廊上睡着了,是因为,很累吗,要休息也该回房间休息,我们已经拯救了最终特异点,我们成功地在盖提亚手中夺回了未来,你可以休息了”罗曼直起身来用手中的文件敲了敲我的脑袋,无奈地说道

“最终特异点,结束了。。。罗曼医生也还在,那我之前看到的。。。是梦吗”我看着面前微笑的医生不仅有些放松,但是下一瞬我看见罗曼医生在我面前慢慢裂开,咔拉,咔拉,像镜子碎掉的声音一样,然后啪的一声,罗曼医生消失在了我面前,我也在一片黑暗里

“当然不是梦了,你那罗曼医生可是因为你能力不足消失地呢”又是那个声音

“你是谁,这里有是哪”我环顾着四周,大声问到,这是一个人影缓缓出现在我面前,却被奇怪的烟雾挡住了大部分身形

“我,我就是你啊”黑影一边说,身边的烟雾渐渐散去,露出里面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来,他用手捧着我的脸

“因为我们是如此弱小,他才会消失,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太弱,他也不会为了帮我们,而消失,而你在他消失后干了什么,你什么都没做,你对得起他吗”

“我。。。罗曼医生,罗曼医生,罗曼医生,罗曼”我念叨着那个名字,希望他下一秒会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笑着看着我,但是并没有,没有那熟悉的暖橙色,也没有那令人感到舒服的嗓音,更没有那包容我的笑容。

“一切都是因为我们太弱了”黑色的影子抚摸着我的脸,缓缓说道“所以只要我们一开始不在,一切就都会好的不是吗”

“我不在就会好吗,我不在是不是雷夫就不会炸毁迦勒底,玛修就不会承受那样的痛苦,所长也不会消失,医生也是。。。吗”我迷茫着,痛苦着,悔恨着,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是否正确

而就在这时,我仿佛听见玛修在叫我,我环顾四周,依旧一片漆黑,而那个自称是“我”的黑影也在我三步远的距离站着,声音越来越大,可我并没有找到来源,仿佛凭空出现的一样。

“是玛修在叫我们呢,不去看看吗”黑色的影子不知何时又坐在了一个椅子上,双手叠在腿上,静静地看着我

“我。。。这是在哪”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你的梦里这里是你的梦里”黑色的影子一动不动从那坐着但声音却从四周传来

“我的梦里,那我现在。。。是在哪”我晃了晃头,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你自最终特异点结束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出来,玛修她们很担心你”渐渐地声音在慢慢变化,最终变成了来自阿瓦隆的冠位魔术师梅林的声音

“梅林,那这里,真的是我的梦,那之前的那个我是什么”在我面前无尽的黑暗慢慢褪去,变成了阿瓦隆的模样,我看着面前的银发男子,一堆问题在我口中说不出

梅林对我比了个嘘的手势说“请安静一下,master,请听老梅林慢慢给你说。”

“这里的确是你的梦,你口中的黑影的确是你,但是这个你是你自己创造的,在最终特异点后你创造出了集自责,痛恨自己弱小的自己,而你却把自己关在这里,所以你才会没有醒来”

梅林挥了挥自己的手杖“醒来吧,master,罗曼他,没有怪你,毕竟他是那么温柔的人啊”

我的眼前再次变成黑色,我的意识渐渐消失,等我再醒来我看到在我床边睡着的玛修,我转了转头,感觉自己好像因为睡的过多有点头疼。

但是,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虽然不知道医生会不会回来,但是这样等下去他一定会回来的不是吗。

庄周梦蝶,是我梦到了蝴蝶,还是蝴蝶梦到了我,究竟现在的我是哪个

大概就是咕哒子精神错乱双重人格了

ooc   ooc   ooc

咕哒子咕哒君姐弟设
ccc要开了,我还存着一百多个金苹果,干什么呢,当然是把活动英灵肝满破啊

为加班的孔明老师上柱香,还有好友的梅林

因为ccc要开了,迦勒底第四天肝完明治维新后就咸鱼的御主想打了鸡血一样这几天一直在疯狂肝种火,为了那些活动英灵。

种火本啊,奶光妈妈首当其冲,然后是孔明老师,后备放着船长和童谣蹭羁绊,迦勒底其他英灵抱着吃茶看戏,刚来的茶茶和信长还有总司小姐围着房间的颜色争论着,莫德雷德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躲着阿尔托莉雅们。

嗯是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迦勒底没有剑阶长大的阿尔托莉雅,还有弓阶也没有,这也导致了之前被迦勒底被打出洞的时候,咕哒子会快冻死的原因。

虽然当时去好友哪里骗来了一个小太阳度过迦勒底破洞时期,但这也导致了奶光妈妈和酒吞茨木房间隔得更远了

顺便一提因为经常嫖隔壁姐姐家的梅林,我家贤王快要被拐走了

我已经按捺不住我的洪荒之力了,我要问问他为什么我家贤王没能起来然后手撕了他。

就这样,ccc的预热就要在迦勒底热热闹闹的时候到来了,姐姐也快准备好了啊,嗯,你问我现在干什么?当然是肝肝肝啊,种火不够你懂吗!!!!

ccc预热前的一个傻文